五一线下娱乐寒冰未解,但有玩家已经准备抄底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连线Insight”(ID:lxinsight),作者:关渡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文/关渡 编辑/水笙

沉寂已久的线下娱乐,在今年五一有了一波局部复苏。

苏芸在西湖边上的酒吧工作,3月21日,她工作的酒吧恢复营业。据她回忆,刚开业那段时间,酒吧里只有十来桌,直到4月30日,酒吧里的人才多了起来,没有那么冷清萧瑟。后半场卡座、散台需要排队等上半个小时至两个小时。

“当然跟以前没法比,现在也就稍微多了点。”苏芸强调。她用“爆满”来形容以往假期的人气,那时在九点半之后酒吧就满了,吧台、卡座、舞池均是人头攒动。哪怕是寻常的一个工作日,也需要排队等位。

一些KTV也开始有了人气。杭州多家KTV工作人员告诉连线Insight,五一期间需要提前预约,不过大部分情况下到店可以直接安排包厢。

不过,并不是所有线下娱乐商家都那么幸运。

5月2日,北京市发改委副主任李素芳提到,部分行业依然不开放,包括影剧院、歌舞娱乐场所、游戏厅、网吧、KTV、篮足排球等团体项目。

不同城市的政策不同。

4月24日,江西省文化旅游厅发布通知,营业性文化场所应经当地政府同意后方可复工复产,并对运行管理提出了要求,比如需要合理设置进出通道,避免服务对象进出扎堆,包间入座率不超过50%,服务客位间隔1.5米以上等。

此外,在抚州市文件中,单独对影院复工做出了指示,宜春市也有相关部门的文件显示,自5月1日起,包括电影院在内的娱乐场所可以复工。

线下娱乐出现了局部复苏,但从整个行业来看,依然处于寒冰未解的状态。

1

失去了春节档、五一档,电影院什么时候能等到人?

本该在春节期间发力的电影行业,在遭遇疫情影响之后偃旗息鼓。营收主要依靠假期档的影院,已经持续了连续三个月的关门状态,这让部分影院无法负荷。

五一的来临,让旅游、餐饮等行业都迎来了复苏,但线下娱乐由于空间密闭、人员聚集,风险较大,却持续冰霜。4月15日,国务院联防联控新闻发布会依旧表示,对于影剧院等休闲性场所,建议暂不开业。

西部证券研报显示,近五年,春节档票房占全年票房的比例从5%上升至9%,一季度票房占全年票房比例约在30%左右,一季度影院上市公司净利润占全年利润的比重大约在25%左右。因为成本刚性,春节档乃至一季度影院关门对影院业绩影响较大。

这也就意味着,今年1/3的票房已经在停业期间悄然流失。而在前几个月被从业者们期待的五一档,也在多次复工被叫停之后化为泡沫。

在这期间,电影院曾经通过外卖、微信等多种形式售卖囤积的零食、饮料,来缓解压力,并且有影院采用预售电影票、出租影厅拍摄写真等方式来自救。不过,相比于每个月动辄几十万的租金、工资、租赁设备等固定成本,这些收入可以说是九牛一毛。

据企查查数据显示,截至4月22日,2020年以来,全国范围内已有7300家影视公司注销。院线龙头的日子也没那么好过。

4月21日,万达电影围绕着2019年年报一连发布34条公告。报告显示,万达电影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54.35亿元,同比下降5.23%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47.29亿元,同比大幅下降324.87%。这是万达电影自2015年上市以来,首次出现亏损。

至于受疫情影响的2020年第一季度,万达电影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5.5亿—6.5亿元,上年同期为盈利4.01亿元。

观影收入占万达电影总营收59.10%,这意味着,若是影院的生意迟迟无法恢复,万达电影在资金上会面临一定压力。

此外,电影行业还面临着一大问题,即开业之后是否如预期般出现报复性观影。

在中国电影家协会联合猫眼研究院进行的观众观影意愿问卷调研中,“商场购物”“餐饮”等线下活动恢复比例较高,属于休闲娱乐业的非刚性消费恢复度较低。

调研显示,大部分受访者认为2020年疫情会造成自己收入减少,尤其对月收入万元以下的人员,而收入万元以下者占总观影人群的比例为81%。即意味着八成左右的观众群体将面临生存压力增大,这或将导致他们在恢复期内缩减观看电影等娱乐性开支。

在上述调研中,影院的防控措施和票价优惠力度,以及“是否为新片”会增加受访者的观影冲动,其中,新片驱动的受访者占比40%。

五一的影院,依然冷冷清清。

而在今年下半年,疫情好转、优惠、口碑新片,这三者将成为提振电影市场的驱动性因素。

2

新的机会点

线下娱乐寒冰未化,但也诞生了新的机会点。

今年年初,在B站首次推出线上音乐节之后,抖音、QQ音乐、网易云音乐均开始采用这一形式,与乐队、音乐人开展合作,策划线上Live,原本相对小众的音乐和艺人在线上也拥有了一席之地。

3月10日,抖音推出抖音娱乐直播厂牌“DOULive”,打包音乐、影视、综艺、偶像、Livehouse等在内的文娱内容,打造一站式“Live”内容,并将会陆续推出相关活动。在同一天,腾讯音乐的全景音乐现场娱乐品牌TMElive,在官方微博公布首场表演的先导阵容。

4月6日,爱奇艺也通过UNINE成团一周年演唱会表明正式推出Live计划。

这期间培养起来的线上Live消费习惯和基础设施,在疫情过后或许能成为线下演出的Plan B,甚至是第二曲线。

除了线上尝试外,这个时期还是有实力的玩家抓住机会扩张的时机。

连线Insight注意到,在各大院线的年报中,均透露出与去年几乎持平的扩张计划,横店影视、幸福蓝海、金逸影视表示将在今年新开影院,数量分别为60家、27家、25家,万达则计划在2020年-2022年新建影院162家。

把视角放在更小的单元,同样的变动也在发生。

网咖店主林立所在的区域附近,周边四公里内还开了7家网咖。随着疫情的好转,网咖开始陆续复工。据《今日网咖》不完全统计,截至5月1日,全国有超过170多个城市的网咖复工,部分城市复工状况不断反复。

林立认为,尽管现在已经恢复开业,但是相关部门仍对营业期间客流数量有要求,比如需要隔位入座等,短期内也无法恢复原先的生意,部分网咖恐怕支持不住。

“如果附近有网咖支持不住了,我手头预留了一些现金,我会选择抄底。如果能收购附近的两三家,几乎可以掌握这个区域的定价权。”林立告诉连线Insight。

3

正在苏醒

目前已经开门迎客的线下娱乐业态,在慢慢苏醒。

开业以后,苏芸所在的酒吧开始用优惠活动来吸引客人。比如,一瓶谜师力娇酒售价880元,送4瓶爱洛,三瓶野格或三瓶粉X售价3080元,送6瓶爱洛。

“便宜了不少,点的人也蛮多。但是生意不到以前假期的一半。”苏芸说,她负责吧台的营销,不过,现在散客流量几乎没了。而她部门的领导甚至没有给他们制定近期的KPI,只是要求“尽量提高散客业绩”。

苏芸表示,现在的状况跟以往无法相提并论。原先,整个吧台每个月的总业绩都有三十万左右,但是在刚过去的四月份,可能不足十万。

作为从业者,苏芸和同事们并没有花心思考虑酒吧什么时候能恢复原来的生意,“我们一般是讨论会不会被裁,前段时间放出过裁员的风声,不过没有具体的动作。”

她也发现,朋友圈的酒吧营销们很活跃:有些忙着换酒吧,从生意不好的酒吧跳个状况稍微好点的;有些酒吧营销已经转行去卖房、卖保险;还有一些给自己开辟了副业,一边营销一边卖衣服。

不过,四月底以来,逐渐恢复的人气给了从业者们信心,“最近一直在新招营销,我还听说其他酒吧在筹备新店。可能会逐渐恢复吧。”

另一个线下娱乐业态KTV,则开始用上了科技产品。在进门核验健康码、测量体温,以及开包厢之后,机器人代替服务员引导顾客前往包厢,以此来减少接触。

由于生意尚未完全恢复,KTV也没有完全恢复原先的营业水平,人员配备出现了不足。

4月初,曾有顾客前往杭州乐时城的一家KTV时表示几乎见不到服务员和顾客,还以为没有开业,只有前台有服务员。“服务有点跟不上,可能是疫情期间人员有点少,酒水、纸巾半天没有上,催了几次。”

歇业几个月、客流锐减的KTV,相比于往常“干净”不少。

“没有很重的烟味,不会有人多杂乱、乌烟瘴气的感觉。”一位在KTV消费的顾客说,原先在包厢里也能听到隔壁的“鬼哭狼嚎”,现在也少了。

连线Insight在经过搜索之后发现,一进入五一假期,部分KTV开始悄悄提了价。以杭州星聚会KTV(大悦城店)为例,4月29日,1~5人小包在18:00至23:00时间段内三个小时的价格为198元,而到了5月2日,18:00至23:30时间段内开唱三个小时的价格被提到了238元。

这或许意味着,尽管尚未恢复到以往的人气,但是愿意买单的人在增多,而这也给了从业者一些信心。

(经受访者要求,苏芸、林立为化名。)

上一篇:马斯克:解放美国!其他科技公司:我们才不冒
下一篇:巨头混战自动驾驶出租车:抢先试错是角逐万亿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